当前位置:主页>历史文化>桂林岩洞与历史文化名人
桂林岩洞与历史文化名人
来源:作者:本站

桂林主峰独秀峰下有一读书岩,因为1000多年前南朝颜延之在那里读书写作而命名。阳朔天鹅山脚也有一个读书岩,因为唐代曹邺在那里读书而命名。进而,我想到,伏波山下还珠洞,其实也可命名为读书岩,因为此岩中有一试剑石,又称状元石,说的是“岩石连,出状元。”南宋范成大曾有一首勉励桂林学子努力读书、高中状元的《鹿鸣燕》诗刻于此洞。翻林军、张源涛编著的《阳朔》,才发现还有全州蒋冕读书岩、永福王世则读书岩、恭城周渭读书岩。联想到前些天到桂林图书馆查阅民国年间桂林历史文献,读到不少抗日战争期间桂林岩洞教育的文章,所谓“敌机在轰炸,我们在读书”。当年桂林的岩洞教育举世闻名,那些战时书声朗朗的岩洞,哪一个不是名副其实的读书岩?

读书是桂林一大胜景。虽然桂林地处岭南,古代所谓未开化的化外之地。但是,在中国文化史上,桂林不算惭愧。我经常说,位于桂林城市中心的桂林王城是桂林文化传统的缩影。仅以读书传统而论,南朝时代,颜延之已将中原读圣贤书的文化传统引进桂林,颜延之读书岩成为桂林莘莘学子潜心向学的感召。唐朝,桂林王城成为广西第一所府学,成为广西最早的科举教育基地。清代,桂林王城成为广西贡院,八桂学人在这里获得通向会试的入场券。至今镶嵌在城门上端的牌匾还记载了清代桂林四位状元的功名。有清一代,全国状元一百余人,广西四人,居全国各省第五位。四位清代广西状元,全部出自桂林,可见当年桂林科举教育的兴盛。如今,每次经过读书岩,若能看到岩洞附近有学子静读,我就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桂林传统所在,真切感到传递千年的桂林人文薪火的承传。

读书是文化传承的最重要载体,是人才成长的最重要途径。桂林自清代到民国,石涛、陈宏谋、陈继昌、唐景崧、王鹏运、况周颐、马君武、李宗仁、白崇禧、李天佑,人才辈出,文武之风昌盛,表面看似乎偶然,认真分析,实赖桂林历千百年的对文化教育的重视。人们都说桂林无处无山,无山无洞,但许多人可能没有想到,桂林的山中岩洞与读书还有这样一种联系。

其实,不仅桂林的山洞与读书有关,而且桂林的水系也与文化有关。如今两江四湖成为桂林最有影响的旅游景区之一,其最大特点在于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宋代“水上环城游桂林”的桂林城市水系格局,将一座水城桂林以及桂林中心城区人们的山水生活做了最直观的呈现。不过,这还只是一种可以直观的表象。数年前,我在桂海碑林听刘铃双女士的讲解时,得知在范成大任职桂林前,绕桂林城的朝宗渠已经壅塞多年。壅塞前,桂林屡有中试登科,金榜题名者。壅塞后,桂林登科者“几类天荒”。范成大重新疏浚朝宗渠,使桂林“环城有水,如血脉萦于一身”。此后桂林又有学子陆续登科。所以,当年范成大重新疏浚朝宗渠,其本意与其说是一个水利工程,不如说是一个教育人才工程,“见培植人才之意也”。(参见刘铃双著《桂林石刻》,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用今天时髦的话说,就是“以人为本”。因为按中国传统思维,人的四经八脉、精神心智与大自然中的水系有某种对应关系,自然水系的沟通对应人的精神感情的疏通,自然水系的壅塞对应人的精神心智的壅塞。因此,通水系对于桂林这座独特的山水城市而言,是与倡读书、通民智、出人才直接相关的。
上一页12 下一页